晨风散文——水妖【文/王波】

 二维码 993
发表时间:2015-11-17 12:17作者:王波来源:授权级别B



  文/力1302班  王波

冬日的阳光,那么明媚,照在我的身上却丝毫没有温暖,我似乎忘记了她曾经给过的恩惠。

面前的人影移动着,看不清表情,匆匆走着,寻找着自己要走的路,却不停地在梦的出口徘徊。而我,也深陷其中,既不知道该往哪里走,也不知道怎样走出去。

胸中一阵苦闷,不觉踱步到了小时候经常去玩耍的一条河边,河水平静,水草飘摇。

我坐在河岸,望着笼罩在暮色中的村庄,一阵淡淡的烧草香飘过我的鼻翼,这家乡的味道提醒着我,我已回到了最初的地方。我望着水面思索着,走了那么久,当初究竟是为什么想要出发,又为什么走了那么久却并没有走远。

夜色不断吞噬着白昼,寒气袭人,似乎也准备将我身体的最后一点温度带走。河水上不知什么时候升起淡蓝色的雾气,水面烟雾缭绕,如梦如幻。

隐约听到一缕低吟随风送来,如泣如诉,我似乎周身涌动着暖流,歌声将我带离现实,遁入梦乡。

声音似乎就升起在水面,环绕在我周围,像鬼魅一般将我的身体抽空,让我感到从来没有的轻盈,似乎没了疲惫,也没了痛楚,感觉这一瞬便是永恒。

这歌声让我充满幻想,这谜一般的声音究竟来自哪里。

水面一阵翻涌,一个黑影出水,那似乎是一个人,而且是一个女人,长发出水却仍旧随风纷飞。她背光而立,看不清五官,我没有丝毫恐惧,因为那歌声就是从她身上传出来的,潜意识里觉得拥有那样迷人歌声的人一定是善良的。

我看的到她面对着我立在水中,缓缓移向我站的方位,等到她越来越靠近时我才发现她身上似乎发着光,在月光的投射中身上反射出幽蓝色的光,她的身上竟长满了鳞片。

我在惊奇的时候,与她的目光已经交汇。那竟是如此纯真善良的一双眼,一尘不然,充满灵气。那是我曾经在小孩身上看到的那种眼,未谙世事,天真无邪。

她歪着脑袋盯着我看,样子非常调皮,像是在参观动物园里的动物,看到她这样子,我忍不住笑出声来。她见我笑了,先是一愣,也学我的样子生硬的笑了笑。我又被她滑稽的样子逗乐了,大约她可以感受的到笑是一种善良友好的举动,就向我伸出手来,我竟没有一丝迟疑,握上了那只蓝色的手掌,感觉她一用力,我们便潜入水中。

她拉着我,像鱼儿一样自由地在水中畅游,游到我忘却了时间,忘记了自己是谁。水流抚摸过我每一寸肌肤,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欢愉,身体被巨大的欢乐充盈。我兴奋地想喊出来,结果只是从嘴里吐出一串串气泡。我们一直游,一直游,她的长发轻柔地散在水中,让我魂牵梦绕。她似乎也很高兴带我这样疯狂,又哼起悠长的歌来,我们就在这自由的,只属于我们二人的世界中飘摇,我融化在歌声中,融化在河水中。伸展四肢,任她把我带到天涯海角,永不停息。我沉溺于这种畅快,自由,无拘无束,忘记了时间的流动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一个想法突然闪电般击中了我。我是不是已经死了?不然为什么我可以在水中呼吸?为什么我感觉不到河水的冰冷?为什么我会碰见一个这样的女人?她又是谁?我看着她的脸,却是那样真实,真实到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脸上的每一块鳞片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我开始烦躁不安,再无心和她一同嬉戏,也不能将她的歌声融进胸膛。我试图抽回被她握住的手,她歌声忽热停止,不解的看着我。我试图向她表明我得离开了,用手指了指水面。她很难过的样子,像是在乞求我别离开。我似乎又想起了岸上的烧草香,在暮色中的村庄,那岸上的风光。我必须得离开,不知道什么东西一直在牵绊着我,我不能留下去了。

她将我送至水面,忽然大滴大滴落下泪来,我帮她抹掉泪。一滴眼泪滑落在我的掌心,瞬间结成一块蓝色的泪珠,冰凉冰凉的。我看着她那双眼睛,告诉她,“我还会回来的。”她似乎听懂了,眨了眨眼,转身潜入水中,逐渐隐在河水之中。

水上已是黎明,我打开手掌,那滴泪安静地躺在手心。

这件事我没对任何人提起,转而就回到了我工作的地方,我想我一定会用真诚去驱散迷茫,走在我该走的路上。

就这样,我在职场打拼,不知道过了多少年,那件事也逐渐被我淡忘。可几年来,我不知亲身经历了多少社会的黑暗,同事们尔虞我诈,在领导面前阿谀奉承,无事生非。我被折磨得遍体鳞伤,不知经历了多少个难以入眠的夜晚。我开始思索,这样的生活究竟是不是我想要的,而这里最终又会把我打磨的多么事故圆滑,那还是我吗?似乎我明白了,之所以我走了很久却没有走远,是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去什么地方。而我当时出发的初衷恐怕就是想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吧,可这里是我想要的生活吗?我又想起那个夜晚了。

我想要的,是自由。我递上辞职报告,买上返乡的车票,我要去找她,和她永远活在水里,永远远离喧嚣。

到了村庄,我握着那滴泪水却几乎瘫倒在河边,河水干枯了,河道长满水草,好像也看不出河水流过的痕迹了。听不到你的歌声,只有风声在响,风割破我的眼角,泪水落在地上,渗入土壤。

“我还想再听你吟唱,还想再看你立在水的中央,还想让你再次引我潜入水底,想和你就这样一直生活下去。那样我就会摘下面具,不去佯装坚强,也没有了悲伤。可我从来都是没有方向。”我低声抽泣着。

  我握紧了手中的那滴泪,或许你还会出现,只是我终究走不出莫名的牵绊。

【絮语】谁又不曾在那段充斥着青涩简单的岁月里遗留下真挚的情感,带走挥不去的相思。而今,在远离象牙塔的宁静,漂泊在职场的明争暗斗,又怎能不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不经意地想起许多年以前在这同样明媚的阳光的往事?  

————邓弈云  


分享到:
联盟推荐
 
 
ABUIABACGAAg7JGHuwUo0PDW5wMwuAM43AE

中国朗诵联盟入驻企鹅号,定时刊载文化新闻、优秀文学作品、朗诵音视频,实时报道中国当代文坛最新动态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查看 >>